新资本 | 新进创投洪弈:坚持早期投资,与谦逊的创业者共成长


【新资本】系列旨在挖掘投资机构真实的、有价值的内容,让更广泛的创业者和读者去了解一个个机构背后真实的样子。这些资本是目前市场上最活跃的投资群体之一,也是未来的捕手。

成立于2012年,新进创投专注于移动互联网和生命科学两大领域的早期投资,管理着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目前已投资近80个项目,包括「假面科技」、「武汉微派」、「我是谜」、「魂器学院」、「碳明科技」、「好买车」、「海投网」、「道远教育」、「睿佳医疗」等,获得了上海市闵行财政局、磐晟资产等机构和母基金的支持。

2014年,新进创投发起设立了新进香港和NewGen Silicon Valley,参与美国和欧洲新兴企业的投资,出资参与了zPark Venture Fund I(硅谷华人基金Amino Capital的第一期基金)、「Kheiron(欧洲乳腺癌AI诊断)」、「GrubMarket(生鲜电商)」、「FitReserve(共享健身房)」、「君子食堂(海外中式快餐)」、「 Memverge(新一代存储技术)」、「Orimagi(折纸机器人)」,「N1 Life(新型药物递送)」等。2017年,与巨人网络共同设立了支持青年创业创新的孵化平台——巨人新进,聚焦早期项目。

投资风格上,新进创投着力于做新兴企业的第一个投资人,比起项目的短期财务收入,更看重创始团队品质的带来的长线回报。最近我们和新进创投的合伙人洪弈聊了聊,看看新进创投对投资这件事的一些看法。以下是对本次采访的整理:

Q1:新进创投的投资逻辑是怎样的?

成立7年,我们大的投资逻辑基本没变,我们投资的就是优秀创业团队。业务方向上,移动互联网是以泛娱乐为主,比如游戏、音乐、电影,这些文化生活我觉得还是“必需品”;生命科学方向则偏向于轻资产和容易被技术驱动的,诸如新药早期筛选、医疗器材、医学影像等。

无论行情的好坏,市场变化,新进都始终盯着这两个大方向。同时,我们也很少去“抢项目”,因为明星项目可能并不是适合我们,我们只投真的“聊得来”的项目,不少项目我们都是当场给TS的,因为我们想要跟创始人互相扶持,深度绑定。

Q2:新进创投更倾向于投资怎么样的创业团队?

作为早期项目投资机构,看准团队非常重要。总的来说,我们最喜欢“谦逊的年轻人”,投资“不愿做企业家的企业家”,他们能更清晰地认识自己,有着谦虚、踏实、勤奋、好学的特点,也更能够快速成长。我们不会关注团队有多大,背景有多豪华,恰恰相反,我们投资的很多团队都只有2-3个人,有的甚至在学生时期我们就投资了他们。

我们最大的预期是创业团队可以更好地沉浸在他们的创业初心中,去寻找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优势。如果一心想做企业家,团队关注更多的就会是扩张、增收、快速融资,很容易渐渐忘记“初心”——业务本身的刚需。比如2017年投资的「猫皮中药」蔡剑军团队,2018年投资的「我是谜」奶咖团队、胡亮的机器视觉团队、2019年投资的顾然领导的分布式垃圾处理公司「碳明科技」团队。他们的团队都符合上述特质,这些团队每次和我们的沟通,都能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受,虽然他们的业务本身刚刚稳定不久,但我们相信他们对于业务的理解能力会带来持久的竞争力。

优秀的创业团队始终是最稀缺的资源。比如近期刚刚上线了游戏的「魂器学院」,我们2015年就投资了他们,在陈睿团队默默做产品的4年里,我们连续三轮投资了他们。日前,「魂器学院」已经在B站上线,首日就迎来百万用户,属于“S级”的数据了。最近,「魂器学院」又获得了金沙江创投千万级别人民币的新一轮投资,投资人朱啸虎还曾和我们合作投资了「假面科技」、「我是谜」和「海投网」。

Q3:那么新进又是如何发现这些好项目的?

首先,和创业团队保持紧密联系让我们能够更早的接触到创业者。一般来说,优秀的创业者自身的关系网还是很丰富的。我们将一些被投企业如「武汉微派」和「假面科技」都发展成了LP,很多时候优秀创业团队会相互吸引,我们好几个优秀项目,甚至LP都是他们这些创始人推荐的。我们把这个称为“创业者推荐创业者”。

其实这样的例子很多,2019年投资的「推推购」的创始人顾晓健就是「假面科技」创始人徐伟凡介绍的,之后很快达成了合作协议,最近他们也拿到了拼多多早期投资机构魔量资本的offer。而且魔量Joe的很多投资理念我们非常契合,我们又快速合作了「碳明科技」和「图鸭科技」。2019年,我们最新投资的流行语查询平台「小鸡词典」也是2018年我和「武汉微派」创始人唐路遥一起看过的,他们刚开始觉得自己没有想明白坚持不肯要投资,但当DAU数据达到10万时,他们第一时间过来找我们聊,我们也很快就投了。

其次,快速行研的习惯也使得我们得以更早发现和接触到投资机会。我们习惯顺着一个项目去做整个行业的梳理,即便是在讨论中不经意提及的一个公司,也可能会让我们马上对这个公司所在的整个行业进行一个初步的研究,并快速判断这个行业是否有机会。举例来说,「假面科技」的狼人杀跑出来之后,我们对整个桌游行业进行了一次研究。就是在梳理的过程中,我们接触到了「我是谜」的创始人。那时候,他还没有明确的方向,只是对桌游行业很有研究。接触下来,我们认为他很优秀,当时给了他来新进工作的邀请。但后来,他想创业,我们也第一时间投了他。同样的逻辑,我们在研究了科幻项目四五年后,确定这个领域是有机会的。所以,2019年郝景芳想去做科幻片的时候,我们也第一时间就投了进去。

君子餐厅团队访问新进创投办公室 来源:新进创投

Q4:新进如何帮助被投企业成长?希望达成什么样的效果?

我们的帮助是两方面的,一是在他们的日常及时沟通,提供有效建议。我们与创始人的互动是以周为单位的,但是在一些关键的时刻,我们会保持随时的交流,只要我们能够帮上忙,很多企业的下一轮融资,我们都提供了下一轮机构的有效推介。比如把「武汉微派」推荐给龙图游戏,把数字艺术公司「OUTPUT」推荐给青松资本,把「假面科技」推荐给洪泰基金、9158等,把「海投网」推荐给金沙江创投等;二是我们会创建一个小型社区,让创业团队可以彼此帮忙,我们也会邀请每一期基金的LP和有关创业者来进行相互的碰撞,他们当中不少人后来都因投资这些创业团队而获得了很好的回报。同时,我们也会提供多方交流、培训帮助他们拓宽视野,获得更多的人脉和资源,让合适的创业团队相互学习帮助也是我们的重要使命,创业者帮助创业的效率是最高的,因为很多问题都是重复的。

我当然希望最终新进能够给出亮丽的业绩,但是关于业绩,新进并不着急去证明自己。早期投资都是长周期的,我们坚持与新一代优秀团队在一起,相信我们的业绩差不了。我们也会让出资人第一时间知道我们的投资组合,方便他们及时跟进投资,不同的投资人,对于项目的影响非常大;在退出方面,我们是该退就退的风格,我始终觉得做好自己的这一棒接力棒就可以了,可能在后面某些阶段其他机构能给到项目更大的帮助,我们是愿意退出的。

Q5:与其他早期基金相比,新进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

首先我们是一家决断力非常强的机构,不愿意浪费创业者时间。虽然我们也非常欣赏绝对自信的创业者,但相比之下,更喜欢谦逊这个品德,感觉“谦”这个境界会让团队的空间打开来,当然既自信又谦虚的团队是最难得的。

其次我们的投资有自己的节奏,不懒,也不盲从,我们始终坚持寻找优秀的创业团队作为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当然我们也在寻找新进自己的合拍人。

第三,新进是一个“不理性”的投资机构,我们很多地方很不成熟,我在2015年半开玩笑说,新进专投看不懂,谁让我们看不懂,我们就投谁,我们对项目的财务模型核算、天花板以及对于收益计算并没有那么敏感。

只要团队优秀,我们愿意一路相随。「武汉微派」、「魂器学院」我们都连续投了三轮、「假面科技」、「海投网」、「我是谜」投了两轮,虽然这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无奈之举,因为当时很多都没有足够的数据模型。

作为一家普通的早期投资机构,失败的项目我们是不少的,有很惨痛的教训。输了,弄明白,总结发现出问题的要点基本都是在⼈的身上,没有抓到真实的需求,导致团队分崩离析,极少数是因为行业的选择,或是政策性风险。 

早期投资刚开始就像爬⼭出发时,会听到很多欢声笑语,但真正的艰难是在听到创业团队此起彼伏的喘息声艰难前⾏的时候,你是否还能够愿意再助⼒一把。

分享到